• 返回: 冰與火之神秘再臨

    【074】鐵群島之行(五)

        阿蒙去找特里斯蒂芬·波特利。肯尼留下看守徐洛等人。

        徐洛吹著口哨,悠閑地等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地牢入口傳來響動。

        “就是這里。”阿蒙悶悶地聲音傳來。

        “是嗎。”

        還有另外個陌生的聲音。地底的空間扭曲了特里斯蒂芬的嗓音,但徐洛能輕松分辨。我抓住他了,徐洛抿起嘴角,任何耽于愛情的男人都是傻瓜。

        隨后,地牢上方傳來驚恐不安地嗚咽聲。

        “你不去看看嗎,肯尼?好像有人受傷了。”徐洛慫恿,“我猜,是你的好兄弟阿蒙,而不是新來的人。”

        肯尼起身,不安地看了徐洛一眼,匆匆登上地牢。這一次,打斗聲更加明顯。地牢內的人看不到外面,就連一直很安靜的皮革,也走到牢門邊。皮革不明白徐洛怎么做到的。

        片刻,一頭潦草金發的男人走進地牢。他看了看擠在一起的守夜人,目光停留在徐洛身上。

        “歡迎你,特里斯蒂芬。”徐洛說。

        特里斯蒂芬冷冷地盯著徐洛,英俊的臉蛋死寂冰冷。他垂下的手中握著匕首,血液一滴一滴,順著匕首滴入渾濁的污水。

        聽到阿蒙說,‘他讓我告訴你,他是北境之王,瓊恩·史塔克。’特里斯蒂芬就明白了。徐洛是通過阿蒙的嘴在威脅他:“阿莎在我手里!”

        這家伙是誰?

        特里斯蒂芬已問過席恩·葛雷喬伊。“他是我的主人,”席恩可憐兮兮地說,“也是野人的主人,守夜人的主人,北境的主人。”

        特里斯蒂芬當時還沒意識到這點。但當阿蒙抵達時,特里斯蒂芬恍然回過神。

        “我可以救你。”

        地牢的火光搖曳。特里斯蒂芬站在徐洛面前,就像海怪面對浪潮,無畏的昂著頭,“但你必須把阿莎交給我。”

        “交?我不太喜歡這個動詞。”徐洛說,“阿莎不是物品,她可能不會同意你的想法。”

        話音剛落,特里斯蒂芬突然沖上前,將徐洛按在墻上。

        冷冰冰的匕首貼上徐洛的脖子,因力道失控,割出一條小小的血痕。“如果你不同意,”特里斯蒂芬低聲威脅,“我現在就殺了你!”

        “司令!”

        “海怪,你在找死!”守夜人搖晃著牢房,怒吼。

        “嘖。”

        不動如山皮革不屑地撇嘴。言語就像風,無法實現的威脅,沒有力量。

        徐洛不可置否地輕笑,對特里斯蒂芬說:“我不同意,你殺了我吧!我以北境之王的驕傲向你保證,你會在五天內,收到阿莎的尸體——而且絕對不是完整的!”

        特里斯蒂芬扭了扭脖子。這家伙很傲慢,特里斯蒂芬想到,可他抓住我了。我不能忍受阿莎受到傷害。

        特里斯蒂芬退回方才的位置。他苦澀地意識到,自己成了眼前男人的獵物。從動身起,他就已經走進了對方布好的陷阱。在他殺了阿蒙后,便沒有了退路。

        “笑一笑,特里斯蒂芬,現實沒有那么殘酷。”徐洛循循善誘,“我可以向你承諾,你會擁有一個公平但優先的,追求阿莎的機會。愛情這東西嘛,你還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去把握。就算我強迫阿莎嫁給你,你能保證,她會一輩子呆在你身邊?”

        特里斯蒂芬眼前浮現起阿莎揮動手斧的樣子。

        ‘這是我鋒利的夫君,’阿莎說著,掏出匕首,在指尖翻動,‘這是我的乳兒寶寶。’

        特里斯蒂芬沉默一陣,他知道徐洛說的是對的。特里斯蒂芬走到徐洛身旁,開始割綁住徐洛的繩子。特里斯蒂芬一邊動手,一邊解釋說: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青亭的艦隊臨近鐵群島,攸倫帶人去阻截雷德溫了。派克島現在很空,是我們逃走的最佳時機。我的船已經停靠在一個只有我知道的隱秘避風港。只要我們速度夠快,就能有驚無險的離開。”

        徐洛皺著眉,活動活動手腕。

        雷德溫伯爵?

        青亭島效忠于高庭的提利爾家族。攸倫之前進攻盾牌列島,觸怒雷德溫伯爵,才有了這次襲擊。青亭擁有少有的可以抗衡鐵群島的艦隊。此外,因為攸倫派了自己的弟弟‘鐵艦隊的鐵船長’維克塔利昂,前往奴隸灣向‘流亡女王’丹妮莉絲求婚,變相削弱了鐵群島的力量。青亭和鐵群島之爭,孰勝孰負,猶未可知。

        特里斯蒂芬打開另一扇牢門,皮革一行人魚貫而出。

        皮革說:“我就知道,您有辦法逃出來。”

        “真的是意外,皮革。”徐洛很無奈,“我到現在也沒想明白,攸倫為什么突然變卦。”

        “攸倫!攸倫!攸倫!”

        發瘋的牧師又哀嚎起來。

        黑暗中,一個人影沖到牢門邊。“救救我,瓊恩大人,”席恩抓住牢門搖晃,“我在這里。救救我!”

        “席恩?”

        徐洛示意特里斯蒂芬放席恩出來。對于席恩也在水牢,徐洛頗為意外。特里斯蒂芬這孩子真的有點天真。他擁有一枚馬,卻將之當做兵丟棄。

        另外讓他意外的是,席恩一直憋到現在才出聲。

        他是有多不相信我?

        淹神的牧師抓住牢門,披頭散發望著徐洛一行。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只有召集鐵群島的每一位船長,才能推翻攸倫。”‘濕發’伊倫絮絮叨叨喊,“攸倫不僅僅是攸倫了!你們逃不出他的掌心!”

        徐洛看了濕發一眼。

        “不用管他,我們走吧。”

        伊倫已經被他的哥哥折磨得快變成瘋子,對徐洛的用處不大。離開地牢后,伊倫要是突然喊起來,只會引來麻煩。徐洛想了想,便將救援伊倫的念頭拋開。

        夜已深,月西垂。

        兩個孩子已經睡下,呼吸聲綿長悠久。貝拉·霍伍德仍坐在窗邊,出神地望著遠方藍黑色的大海和被月亮染白的世界盡頭。

        約定好的時間,是第二天早上。但貝拉的心緊張得讓她無法入眠。過去,她曾厭煩相夫教子、無所事事的生活。每天起床、穿衣,戴上面具迎接客人,陪同丈夫處理領地內的事務。或是獨自一人坐在房間,癡癡發呆,等在學士那兒學習的孩子下課,一切都讓貝拉覺得厭倦。

        但經過了鐵群島噩夢的生活后,貝拉開始懷念那種平靜安定,日復一日的普通的生活。簡單,帶著小小的甜蜜,偶爾還有出人意料的驚喜。

        貝拉時常在夢中回到托倫方城,又在噩夢中驚醒。鐵種沖進城里燒殺搶奪,殺人放火……貝拉以為自己與過去的生活再也無緣。直到那個男人出現……

        瓊恩·史塔克。

        恐懼與希望在貝拉心中交織,讓她的心如遭火灼,片刻也無法安寧。她害怕意外突然出現,打破她的幻想。又期待著徐洛帶她乘船,離開這個噩夢之島。

        屋外傳來響動。

        貝拉一下站起來。她匆匆看向房門,又看向床上的兩個熟睡的孩子。那個惡魔、幽靈、恐怖的鬼魂又來了嗎?貝拉緊緊抓住領口,眉目痛苦。

        貝拉坐下。她不小心碰掉桌上的梳子。貝拉看了床上一眼,撿起梳子,一股難以言表的悲哀和凄涼涌入她的心中。貝拉緊緊握著梳子,盯著房門。

        ()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