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冰與火之神秘再臨

    【73】鐵群島之行(四)

        徐洛掛在墻上,不一會兒手腕就變得生疼。他的思緒不自覺回到夢里。

        像徐洛所做的這種具體的,與狼有關,帶有暗示性質的夢,被稱為‘狼夢’。狼夢往往會成為現實。

        長夜堡的夢,是什么意思?

        這是暗示亞麗有危險嗎?有的時候,夢境也會暗示過去。像梅麗珊卓,給史坦尼斯的預言中,就有關于守夜人已經發生的事情。也許,這只是對亞麗逃離卡霍城的回溯?

        白靈的夢又是什么意思?在徐洛蘇醒后,白靈就棄他而去,不知去向。為什么它又在徐洛的夢中出現?北方隱匿著什么東西?

        “攸倫!攸倫!攸倫!”

        隔壁房間的瘋子又高聲呼喊起來。

        “閉嘴,濕發!”

        看守呵斥。

        “攸倫!攸倫!攸倫!”淹神的牧師,濕發伊倫又喊起來。

        ‘濕發’伊倫,徐洛投去好奇的目光。鐵種劫掠盾牌列島結束后,為向殺戮之神獻祭,攸倫殺死了他從東方抓回的牧師和男巫。徐洛以為伊倫也在其中。但結果來看,瘋狂的鴉眼,也不想成為弒親者。

        “你們能讓他閉嘴嗎?”徐洛對看守喊,“他這樣一直叫,你們也睡不著啊!”

        “你先閉嘴,混蛋!”

        淹神是鐵種的信仰,就像七神之于南境,舊神之于北境。在海上航行的鐵種,除了攸倫,再大膽妄為,也不敢對淹神不敬。誰也不知道,風暴和海浪,哪一個更先降臨。

        兩個鐵種不愿觸犯伊倫,便將不滿發泄到徐洛身上。

        “閉嘴?好的。”徐洛無所謂的聳肩,“原本,我還想告訴你們,哪兒能找到金子。結果你們不需要?”

        “金子?”

        兩個鐵種同時扭過頭。果然,金子對任何種族的人都有吸引力。

        “假的,”缺耳朵肯尼說,“他是個騙子。烏鴉的嘴,帶來厄運。”

        “他在說金子!”

        粗脖子阿蒙站起來。他長得一身肌肉,看上去格外健壯。粗脖子阿蒙朝牢房走來。缺耳朵肯尼拉住他,“別上當,阿蒙!”

        阿蒙甩開肯尼的手。

        “金子!芬妮需要錢,肯尼。沒有錢,她就不理我了。你知道的,對吧!”

        “忘了那個妓女吧!阿蒙!頭領讓我們守在這里。要是出了差錯,他會殺了我們。我的老父親告訴我,‘寧肯什么也不做,也絕不要犯錯’!”

        “讓你的老父親見鬼去吧!我只要我的芬妮。”

        阿蒙大步走向牢門。他沒有開門的鑰匙,便抓著牢門的木棍,朝徐洛喊:“你說金子,烏鴉。金子在哪兒?”

        徐洛饒有興趣地看著兩個鐵種爭吵。吉蒙德說,攸倫明天一早,就會殺他。徐洛時間充足,一點也不著急。傾聽,不要著急。徐洛告訴自己。

        看著門外的鐵種,徐洛抿起嘴角。

        “金龍在我的鞋里。你要,就可以拿去!”

        “他在騙你,阿蒙。他想騙你進牢房,找機會打倒你逃掉。”缺耳朵肯尼也走到牢門邊,提醒自己的好友。

        “一個雙手都被捆起來的人?”徐洛聳肩,“我給你們金子,完全出于好心。如果你們愿意,也可以給我一點小小的回報,替我帶個口信給特里斯蒂芬·波特利。你們認識他,對吧。一個好人,帥氣又開朗!”

        “什么口信?”

        缺耳朵肯尼問。

        徐洛靜默了一會兒。他在想要不要說出來。片刻,徐洛鄭重地說:“替我轉告特里斯蒂芬·波特利,‘我是北境之王,瓊恩·史塔克’。將這句話帶給他,你們就能得到我的金龍。”

        兩個鐵種相互對視,他們品味不出這句話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不!”

        缺耳朵肯尼搖頭,“將死的北境之王,不需要幫你帶口信,我們也能得到金龍。”

        肯尼用小刀挑開鐵鎖。兩個鐵種躡手躡腳走進牢房。他們很清楚,現在不會有人來打擾他們。唯一的危險,是墻上的烏鴉。但徐洛笑意盈盈,看上去絲毫沒有惡意。

        肯尼抓住徐洛的腳,對阿蒙說:“脫下他的鞋,阿蒙!”

        “喂喂,錯了,錯了。右腳,是右腳!”

        徐洛大喊。

        阿蒙沒有理他。阿蒙更相信自己的好友。他蹲下,脫下徐洛左腳的鞋。阿蒙將鞋倒過來,一枚沉甸甸的寶貝落進他手里。暗淡的火把光照亮金龍。阿蒙也不顧臭味,放進嘴里咬了一口。甜美的感覺令他感動。

        “是真的金子!肯尼,我們發財了!”

        鐵種以劫掠為生。幾百年前,他們曾溯流直達河間地,在君臨城外建起維斯特洛最龐大的城堡,赫倫堡。后來‘征服者’伊耿從龍石島登陸,君臨維斯特洛,將不愿臣服的鐵種趕回了鐵群島。十余年前,巴隆·葛雷喬伊大王的反叛,招來勞勃·拜拉席恩的軍隊,將鐵群島焚燒殆盡,使得他們的生存環境更加惡劣。

        鐵種仍在尋求古道,渴望掠奪和殺戮,但他們能從海上得到的東西,越來越少。一個屬于他們的時代,正在逐漸逝去。

        像肯尼和阿蒙這種,被留下來打雜的底層鐵種,半生也打拼不出一枚被徐洛隨意丟下的金龍。

        “金龍!”

        肯尼也有些失神。

        掛在墻上的徐洛搖了搖身體,引起注意:“現在,你們該去為我送信了,朋友。”

        肯尼勾起嘴角,嘲弄道:“金龍已經是我們的了。我們為什么還要給你送信?烏鴉烏鴉,滿嘴瞎話。”

        “因為——”徐洛好氣又好笑,“我擁有不止一枚金龍啊,朋友——誒誒,阿蒙,你別亂摸啊。你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被芬妮知道了怎么辦?別別——好吧,好吧,你逮住我了。金龍倒出來之后,把鞋子給我穿上好嗎?”

        阿蒙成功在徐洛右腳里找到另外一枚金龍。

        兩枚。

        我和坎尼一人一枚,阿蒙計劃著,有了這枚金龍,我就能將芬妮從酒館里贖出來。從此以后,她再也不用陪其他人,只有我一個男人。我強壯又努力,可以賺到錢養活我們兩個人……

        “阿蒙,”徐洛低聲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定計劃著給芬妮贖身,從此長久快樂的生活在一起。那是老媽媽的故事,傻瓜!小時候,老媽媽給羅柏講故事,她總用這句話結尾,‘從此以后,王子和公主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但我們不是在故事里,阿蒙!你需要金龍,更多的金龍,才能養活你可愛的芬妮,讓她遠離其他男人的傷害!”

        “見鬼,別聽他胡說!”坎尼焦急地說,“有了這枚金龍,你就能擁有芬妮。阿蒙!”

        “不,坎尼。如果可以,我們為什么不能得到更多的金龍?我可以擁有一條龐大的長船,和維克塔利昂頭領的無敵鐵種號一樣大!我可以帶著芬妮遨游夏日之海,去狹海彼岸的貿易城邦。我聽說那里到處是絲綢和美麗的珠寶。芬妮會喜歡哪兒。我們會過得快活又幸福。”

        阿蒙憨厚的聲音中帶著幾分迷離和陶醉。

        人喜歡幻想,尤其是這種幻想能被抓住時,他們往往會不顧一切。這是一個人的致命弱點。這世界絕大多數的失敗,都是這種僥幸心理導致的。但仍有數以千萬計的人,舍生往死地沖進這個無盡深淵。

        “阿蒙,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殺了你的兄弟坎尼,搶走他的金龍,你買不到無敵鐵種號,但能讓你和芬妮在鐵群島過上樸實的生活。如果你足夠努力的去發揚古道,也許有一天,你們能夠致富!如果不能……唔,也許有一天,芬妮會再次回到她如今呆著的地方。”

        “閉嘴,混蛋!”缺耳朵坎尼狠狠給了徐洛一拳。

        “咳,”徐洛咳了咳,笑意盈盈,“另外一個選擇,去為我送信,阿蒙。只要讓我高興,你不僅能得到無敵鐵種號,你還能得到寧靜號、喬佛里號、靑亭女王號——我是北境之王,瓊恩·史塔克,阿蒙。記住這一點!”

        粗脖子阿蒙轉過身看向坎尼。

        坎尼向后退卻,說:“不,阿蒙,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不會為了一枚金龍對我動手。對吧?”

        “當然,坎尼。”阿蒙的話里帶著一絲悲傷。他最好的兄弟竟然懷疑他,阿蒙很難過。“我不會殺你。我已經搜遍他身上,金龍不在這里。我們只有一個選擇。”

        “聰明的孩子有錢賺!”徐洛愉悅地說。

        ()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