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傾世帝妃

    第200章 一場交易

    “你什么意思?”許氏的眼睛瞪得瞠圓,她不明白蘇洛語說的是什么意思,什么保佑,她和蘇洛語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怎么可能保佑蘇洛語呢?

    等等,保佑?為什么說保佑?

    “你...你!”許氏氣急,胸口一口氣沒緩得上來,“噗”的一聲,鮮血噴了出來,悉數撒在她腳下的茅草上,顯得分外刺眼。

    “姨娘可別急啊,您的日子還長著呢,總得等您女兒的過繼禮結束才行,要不然,母女一場的,她總得為你哭一哭,以敬哀思。”蘇洛語說道。

    她承認自己很惡毒,不過她不怕,今日種種,乃是許氏母女前世今生犯下的禍根,若不是她們母女處處算計,處處謀害她和兄長,她也不至于走到今天這一步,非得要把許氏逼死才算甘心。

    許氏趴在地上,喘著粗氣,有很多話想罵蘇洛語,也有很多問題想問蘇洛語,無奈她此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得悲慟的哭喊。

    那樣子,像極了垂死掙扎的動物,在吊著最后一口氣!

    “姨娘,您想說什么,慢慢說就是了,有的是時間,您女兒的過繼儀式才剛剛開始。”蘇洛語蹲下,從身旁隨意撿了些茅草將之前被許氏的鮮血染紅的地方蓋上,一切又似乎恢復了原樣。

    “你,你為什么不肯放過我?”許氏被束縛著的雙手用力撐著自己身子,想盡力挪動起來,無奈沒有辦法,又一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放過你?姨娘,您可曾放過我,可曾放過我兄長,可曾放過太子?”蘇洛語一字一句的問道,雖然她極力忍受著,可是依然能感覺得到,她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的。

    “我身上的絕子毒,兄長身上這么多年來中的毒,太子的丹青鳥,您和淑妃的交易,除夕宮宴那天有荊芥味道的外衣,你讓我替你女兒做的嫁衣裳,這些,您可曾想過?”

    “只不過我還是有些好奇,您不是一直想讓蘇洛寧嫁給四皇子的嗎,怎得今日卻又想著讓蘇洛寧進宮了呢?”蘇洛語湊在許氏耳邊說道,許是覺得累了,蘇洛語又轉身搬了把椅子,放在許氏跟前,自己坐著,居高臨下的俯視著趴在地上的許氏,眼里是無比的嘲諷和不屑。

    許氏如今已經沒有精力思考太多了,只是蘇洛語說的話太過震驚,這些事,淑妃和四皇子的事,蘇洛語又是如何知曉的。

    蘇洛語今日肯來這里和她說這些話,想必已經做好了十足的打算了,也一定有了充分的把握,要不然也不會攤牌。

    不過,她也不是待宰的羔羊,蘇洛寧已經成了嫡女,這是鐵定的事實,即便蘇洛語手里掌握了什么,鎮國將軍府都不敢處置皇上的女人!

    而她,只要能熬到蘇洛寧進宮的那天,她也就能解脫了。

    宮里有淑妃,還有她女兒,無論如何,她女兒都會想辦法救她出去,就算給不了多么榮耀的身份,總歸是衣食無憂。

    要不然,老夫人一早便能處置了她們母女,何必等到今日才把她關進柴房,還想法設法的將蘇洛寧過繼為嫡女,尊享榮耀!

    “哈哈哈哈,你知道了又怎樣,你如今還能把我殺了?你不能,也不敢,你既然知道了淑妃與我的關系,也自然能猜到,蘇洛寧進了宮,是一定會出人頭地的,你若是動了我,就不怕蘇洛寧發落了你?”

    “到時候整個鎮國將軍府,都將為蘇洛寧所用,是蘇洛寧在后宮站穩腳跟的工具,不過你也不用嫉妒,畢竟鎮國將軍府就蘇洛寧這么一個宮妃,自然是要萬分厚待的。”

    蘇洛語不由得嗤了一聲,事到如今,許氏還是這么冥頑不靈。

    “是嗎,姨娘,我想你可能忘了,我手里可是拿著蘇洛寧親自寫下的認罪書呢。沒錯,鎮國將軍府不敢動蘇洛寧,畢竟她馬上就要成為皇上的妃子了,可是太子呢?太子也不敢動蘇洛寧嗎?太子可是皇后的嫡子,皇上如此看重,若是讓皇上知道,你們曾經想要謀害太子,你說皇上還會寵愛蘇洛寧嗎?鎮國將軍府還會連你也不敢殺嗎?”

    蘇洛語冷冷的說道,這些都是她曾經受過的苦,如今也只是原封不動的還給許氏母女罷了。

    “再說了,即便宮里有淑妃,可現在淑妃已經不得寵了,得寵的是皇后娘娘,你說,若是我把蘇洛寧的認罪書拿給皇后娘娘看,皇后娘娘會怎么樣?淑妃還會站出來維護蘇洛寧嗎?她可是有四皇子的人,會為了你的女兒,得罪皇后娘娘?”

    “你不能,你不能這么做。蘇洛寧好不容易進宮為妃,她好不容易過上榮華富貴的日子,你不能這樣心狠,你不能毀了她。”許氏聽到蘇洛語的話后,生怕事情會跟蘇洛語說的那樣,不管怎么樣,誰都斗不過皇后娘娘的,而且到時候,淑妃肯定會縮在后面,不可能會為蘇洛寧說話的。

    只見許氏不停的在茅草上蠕動著自己的身體,拼了命的想要爬到蘇洛語腳下,想要抓著蘇洛語的裙角,求得蘇洛語的寬恕。

    好不容易,許氏攀上了蘇洛語的衣角,蘇洛語十分嫌棄的挪開,只是小小的一個動作,就瓦解了許氏費盡了力氣的努力。

    “不要,不要...”許氏哭喊著,想跟著蘇洛語的動作移動,無奈她現在不比常人,這個看似簡單的動作,許氏卻很難完成。

    “許姨娘,凡事做之前,得想想自己為什么要做。我如今對蘇洛寧如何,都是對曾經你們母女兩個做過的事來討的債,若不是你們如此逼我,謀害我,我今日又怎會如此對你們呢?你說是吧,許姨娘?”蘇洛語溫柔的說道。

    可是許氏哪里顧得上這些,她只知道,她不能讓蘇洛語將東西交給皇后娘娘,她不能讓蘇洛語毀了蘇洛寧。

    要不然,她這些年的努力,全都白費了。

    “你說,你要我怎么做才行,你猜肯放過蘇洛寧。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應你。”許氏無力的縮在地上求饒道。

    蘇洛語的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哼,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我能做什么我,我只不過是討債罷了,又不是害人,更何況,我也沒那個能力害人啊,蘇洛寧如今可是嫡女了,與我平起平坐了,加上她宮妃的身份,就如姨娘您說的,我可是要奉承還來不及呢,又哪里有本事害人呢。”蘇洛語說道。

    蘇洛語看了看外面,柴房里只有最里邊處有一個角落里可以透進來些許陽光,若是將那最后一抹光亮也給擋住了,當真如地獄一般黑暗呢。

    漸漸地,許氏的哭喊聲停了下來,歇斯底里了一番,許氏更加癱軟在地上了,一時間房間里只剩下許氏的粗喘聲,趴在地上的樣子,形如枯槁。

    “說到底,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嗎,我給你便是了,不過我也要你一句話,我死后,你不得為難蘇洛寧。”許氏緩了許久,才緩緩說出這句話來。

    蘇洛語嘴上輕蔑的一笑,到了這種地步,許氏還想著與她談條件!

    不過這也是蘇洛語想要的結果,許氏知道,蘇洛語更加明白,現如今誰都拿蘇洛寧沒有辦法,不管蘇洛寧之前做了什么,都會隨著她進宮而一筆勾銷,除了將東西交給皇后娘娘,但是若真的交出去了,只怕整個鎮國將軍府都要遭禍。

    所以許氏在賭,賭蘇洛語不會這樣做。

    許氏也知道左,左右自己是逃不過了,若是蘇洛語沒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來個魚死網破,自己也是死路一條,倒不如現在和蘇洛語達成交易,還能為蘇洛寧許個好的未來。

    “姨娘真的肯去赴死?要知道,你的女兒馬上就要過上人人羨慕的日子了,到時候你的日子也會好過,你舍得現在去死?”蘇洛語問道。

    許氏笑了笑,“日子好不好,于我而言又有什么區別,我現在這個樣子,能不能等到那個時候還說不定,而且我若不赴死,你肯放過我們母女?你連自己中了絕子毒的事情都敢往外傳,可見是存了魚死網破的心了,左右我都得死,何不如今來個痛快?”

    許氏慢慢地讓自己的上半身跪坐了起來,經過方才一番折騰,她的頭發、衣袖,都已經看不出之前的樣子了,蘇洛語想,只怕牢里的犯人也不是這幅模樣吧。

    “沒想到姨娘倒是個爽快人,不過我還有一件事不明白,姨娘可否幫我解答?”蘇洛語問道。

    “你問吧。”許氏如今心如死灰,任什么都無所謂了。

    “你為何非要置我和兄長于死地?”蘇洛語問這話的時候,聲音也是異常冷靜。

    “哈哈哈哈,枉你如此聰慧,竟然連這件事都想不明白?現在還來問我。”

    “不過,或許是你貴人多忘事,早就忘了自己做過什么了,你既然想知道,那我便告訴你吧,我的小兒子,若不是你,會死嗎?”許氏狠狠的說道。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