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三國良家子

    第271章 下旨擒賊

    曹節深夜入宮求見,天子劉宏心中暗驚,急忙從幾名秀女身上爬起,穿好衣服,出了寢宮,來到書房與曹節相見。

    當值中常侍趙忠傳令,百余禁衛立刻入宮,將書房重重保護了起來。

    曹節將唐周供狀和相關名冊、書信等物證遞與天子。劉宏接過來匆匆一閱,心中大怒。他將供狀和物證扔于案上,大喝一聲:“查。”

    曹節立刻傳令趙忠,將所有由徐奉審核舉薦的可疑秀女帶來書房。

    趙忠得令,立刻命禁衛將四名秀女五花大綁,押入書房。

    曹節望向身邊的齊歡。齊歡上前,貼于曹節耳邊說道:“他們頭上珍珠發簪,內部中空,藏有巨毒。”

    曹節吩咐趙忠:“把她們頭上珍珠發簪取下,當場查驗,看其中是否藏有可疑之物。”

    趙忠急忙上前,親手將一名秀女頭上珍珠發簪取下,雙手用力一擰,將發簪上面的珍珠取下,只見些許紅色粉末灑落。

    不必找人驗毒,趙忠已然認出,這些粉末正是巨毒鶴頂紅。他心中大驚,頭上不由冷汗淋漓。他在心中暗暗后怕,若非秀女不可單獨侍寢,只怕太平道陰謀就要得逞了。天子若是有事,他們這些近侍,百死莫贖,定會被朝中大臣借機捕殺、除掉。

    劉宏也嚇得面無血色,驚得目瞪口呆。他沒有想到,這幾名溫柔可人的秀女,竟然真的要害他性命。他年少登基,以外藩繼承大統,還是第一次受到暗殺,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

    曹節冷冷一笑,吩咐禁衛:“帶下去,嚴加審問。”

    “諾。”幾名禁衛上前,將秀女們拖出書房。幾名秀女并無慌亂,反而神色輕松,面現微笑。

    齊歡心中一驚,急忙貼于曹節耳邊說道:“小心她們自盡。”

    曹節無所謂的搖了搖頭。事實具在,太平道陰謀已露,秀女們的口供已經無足輕重了。

    曹節向劉宏深施一禮,輕聲說道:“徐奉、封谞喪心病狂,與太平道狼狽為奸,請天子下令,將其下獄問罪。”

    劉宏緩過神來,怒極而笑,顫抖著雙唇,狠狠說道:“問罪?呵呵。好個賊子,枉我對其如此信任。殺,給我殺。張讓何在?立刻傳其進宮。”

    張讓兼任北營監軍事,替天子掌控北軍五校尉。劉宏對外臣并不信任,習慣派內侍監軍。

    曹節行禮回稟:“我已令張讓入宮,掌控宮禁。”

    天子欣慰的點了點頭,目視趙忠。趙忠連忙令禁衛去傳張讓入見。

    劉宏此時心中有些慌亂,不由詢問曹節:“馬元義收買南北兩軍校尉,暗令太平道教眾聚于京師。一但抓捕不及,戰亂一起,京師振動,天下不安。曹侯可有良策?”

    曹節平靜的回復道:“馬元義收買將校的名單上只有寥寥數名司馬,可見京師南北兩軍校尉,忠心王室,并無反叛之心。至于集于京師的數萬太平道教眾,無械無甲,不過烏和之眾。天子一聲令下,大軍出動,賊人無備,必可一舉成擒。我已派人傳令北營越騎營校尉張堅,令其暗中戒備,集結待命。只等天子下令,頒發兵符,北軍各營即可出動,抓捕叛黨,平息禍亂。”

    劉宏心下一安,略一沉吟,手書幾封召書,召司徒袁槐、司空劉合、太尉楊彪連夜入宮。召中常侍夏惲、郭勝、孫璋、畢嵐、栗嵩等人入見。又召北中郎將盧植、左中郎將皇甫嵩、右中郎將朱儁入宮。

    袁槐、盧植等人深夜奉召,心知有異,紛紛點起家兵親衛,火速入宮。

    劉宏將太平道反叛之事相告,袁槐、盧植等人立刻請劉宏下令平叛,抓捕太平道張角、馬元義等人。

    劉宏急忙叫過掌印宦官,手書軍令,頒下兵符。劉宏將軍令交與皇甫嵩、盧植兩人,對他們說道:“你們即刻前往北營,連夜發兵,擒拿馬元義、徐奉等人,抓捕太平教叛黨。”

    皇甫嵩、盧植應諾,領命而出。

    劉宏又賜虎符給朱儁,令他掌管南軍禁衛,即刻封鎖京師,加強城防和皇宮守衛。

    朱儁領命,轉身告退。

    袁槐向劉宏建議道:“張角等人不在京師,為防他得知消息逃匿抓捕,請天子派人騎快馬赴冀州,密令刺史郭勛,擒拿張角兄弟。”

    劉宏同意,命令趙忠派黃門宦官,八百里加急,火速傳令冀州。

    齊歡心中一動,急忙目視曹節。曹節微微一笑,向劉宏說道:“這次能發覺太平道陰謀,全因天子受上天眷顧,這才讓橫海將軍田齊誤打誤撞,偶然查得實證。”

    劉宏在看到唐周供詞之時就已經知道是田齊抓捕了唐周。他剛才急于下令平叛,沒有時間顧及心中疑惑,此時聞言,不由看向曹節,詢問他道:“田齊還沒有出海嗎?如何查得太平道謀反之事?”

    曹節指著齊歡說道:“這是田齊親衛屯長齊歡。請天子準他回報橫海將軍府諸般詳情。”

    劉宏輕輕點頭,望向齊歡。齊歡躬身及地,又起身行了軍禮,回復劉宏說道:“主公北上東萊建軍,路遇海盜攔截,得羽林郎孫策、周瑜率閩浙海商相救,方得脫身。主公懷疑海盜是受太平道蠱惑,暗令我等追查海盜。我等一路追蹤海盜,并無所獲,無奈返回東萊。途經濟州,路遇太平道教眾向鄴城行進。我等殺散太平道私軍,擒住唐周。嚴刑拷問之下,得悉妖道陰謀。主公得天子召令,本要親自出海,但聞聽此事,不敢大意,只得留在東萊,并令我火速入京,向曹侯稟報。”

    曹節知道劉宏多疑,便輕聲笑道:“不想橫海將軍還是一員福將。你等誤中副車,倒是立下救駕大功。”

    劉宏心中一想,也覺得田齊“狗拿耗子,純屬意外”,并無陰謀。他搖頭笑道:“我授田齊橫海將軍,令他主管四海商事,不許他軍士登岸。他違令讓你等于陸上橫行,本應治罪。但念在你等事出有因,又有功于朕,就免了你們擅自調兵之罪吧。”

    齊歡急忙跪地謝恩。

    曹節趁機建議劉宏:“張角傳教多年,如果逃過抓捕,只恐于冀州為亂。橫海將軍駐地東萊,靠近冀州。他因查知太平道為亂,延誤出海,也是好事。若張角果然叛亂,橫海將軍府數千軍士,也可就近支援冀州,幫助郭勛平亂。”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