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大概還能活五年

    第363章 原因

        車子隨著時間推移緩緩在主別墅前停下,有侍者過來打開車門,郭銘言先下車,讓侍者退讓后自己幫蘇蘇將車門打開。

        抱著將小郭曦包的嚴嚴實實的襁褓蘇蘇走下車,在郭銘言伸過手后蘇蘇下意識將小家伙遞到自己老爸手上,郭銘言一只手抱著小郭曦,另一只手則牽住了蘇蘇略冰涼的小手,帶著她一起向著別墅里走去。

        門被女仆一左一右的拉開,蘇蘇率先開到了坐在沙發主位上的郭老爺子,與幾個月前相比老爺子沒多少變化,仍舊那么精神矍鑠,邊上是一臉百無聊賴,仿佛被強迫般不情不愿的郭正元,懷里還抱著個貓,那不耐煩的表情和輕柔撫摸貓背的動作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一側的沙發上郭茗歆坐在那里,她看上去仍舊那般文靜美好,只是不時看向門口的目光帶著些許焦急,在看到蘇蘇出現門口剎那,郭茗歆眼里迸發出驚喜,身體動了兩下,可惜沒有絲毫直覺的雙腿讓她并不能如愿做出想要的動作。

        大廳的里人大部分蘇蘇都是認識的,只是,在背對著她的沙發上還有兩道身影,隨著郭銘言帶著蘇蘇進門廳里的所有視線都看了過來,郭老爺子目光慈愛,特別是視線落在郭銘言懷中襁褓的時候更是晶亮的嚇人。

        郭正元的視線原本百無聊賴,就算看到蘇蘇也是笑笑就算是打過招呼,蘇蘇又不肯把她那只黑貓給自己,這讓郭老少爺對蘇蘇的熱情都少了很多。

        不過,他的視線下一秒也落在了郭銘言的懷抱中,兒子沒認真看,兒媳婦也就那么回事兒,但那個圓乎乎的襁褓讓他視線看過去就移不開了,連懷里貓主子不滿的喵叫聲都置若罔聞。

        然后,背對著蘇蘇的兩道身影也回過頭,廳中蘇蘇不熟悉的也只有這兩人,就是周圍站著的仆從傭人蘇蘇都認識,可這二位蘇蘇就有些陌生了。

        其中一人身材高挑清瘦,一身修身的旗袍將人襯托的格外雍容,那人并沒有看郭銘言懷中的小郭曦,視線直直落在蘇蘇身上,那陌生中帶著審視的目光讓蘇蘇瞬間壓力大增。

        郭銘言的母親韋雯,蘇蘇一直沒見過真人,但印象中應該很好相處,甚至曾爆出失蹤蘇蘇也曾為她擔心過的人此時就坐在那邊的沙發上看著自己。

        目光凌厲充斥著讓蘇蘇無法忽視的壓力,這是位女強人,這一點只是一個眼神接觸蘇蘇就能明確察覺到。

        蘇蘇沒去看韋雯邊上陌生到毫無一點印象的人,她沖郭母甜甜一笑,這時的郭銘言也已經走到所有人前面,廳里沒有人動,坐在沙發上的他們注視著郭銘言和蘇蘇,郭銘言率先上前,他沖郭世英郭老爺子一低頭“爺爺,孫兒回來了。”

        老爺子將視線從襁褓上移向郭銘言,望著這個黑了也瘦了的孫子他面無表情,郭銘言不動其他人也不說話,空氣中有股讓蘇蘇窒息的壓力浮動,蘇蘇只能和郭銘言一起低下頭等待老爺子后面的話。

        其實時間也沒過去多久,但蘇蘇卻有種已經過去很久的難熬感覺,郭老爺子終于聽不出情緒的淡淡嗯了一聲,然后實現移到蘇蘇身上,老爺子嗓音同樣淡淡的道“蘇蘇一路舟車,你才生了孩子,早些去休息吧。”

        蘇蘇一怔,她看向郭銘言,只是不等郭銘言說些什么,那邊,一直用眼神打量蘇蘇的郭母說話了。

        “爸,我有些話想對蘇蘇說,讓她在這里吧。”

        郭老爺子眉頭一皺“文文”

        “爸,遲早都是要說的,我想蘇小姐也不希望自己被蒙在鼓里吧。”

        被打斷說話的郭老爺子眉心皺的更緊,不過望著自己神游物外的兒子,還有蘇蘇雖然驚訝但隨后堅定的表情,老爺子嘆息一聲,他從沙發上緩緩起身道“罷了,你們年輕人的事你們自己解決吧,老頭子我就不參合了。”

        說完郭世英老爺子轉身上樓離開,在路過郭銘言身邊的時候他拍了拍郭銘言的肩,雖然沒說話,但蘇蘇卻敏感察覺到郭銘言牽著自己的手放松許多。

        老爺子走了,威懾郭正元的力量也就消失了,這位大老爺直接也抱著貓站起來,不顧妻子要殺人的目光郭正元看著蘇蘇問“小丫頭,你帶回來一只豹子?”

        蘇蘇愣愣的,沒想到郭父會問這個問題,下意識點頭“是。”

        “在哪呢?”

        “在銘言別墅那邊。”

        郭父當即大手一揮,對郭母道“親愛的,我有事先走了,這里交給你了。”

        然后看向郭銘言“你小子也別總氣你媽,差不多就帶著蘇蘇回去吧,對了,小家伙叫什么名字來著?”

        郭銘言面無表情“郭曦。”

        “哦哦,這名字好聽,我先走了啊。”

        郭正元說著最后一個字的時候人已經到了門口,他開門出去好一會兒別墅里都沒什么動靜,最后韋雯深呼吸,自己老公什么德行韋雯再知道不過,該生的氣上半輩子都已經氣完了,現在的她很淡定。

        視線在那個襁褓上掃了一下,韋雯的心難免的顫動了一下,因為別墅里很熱,郭銘言已經解開了郭曦身上的大部分保暖設施。

        小家伙正睡得香甜,小嘴偶爾的開合還能吐出個香甜的奶泡泡,白白胖胖五官像極了嬰兒時期的郭銘言,韋雯心中柔軟的地方被觸動,不過,隨著身邊傳來聲音,韋雯瞬間驚醒并收回思緒。

        “過來坐吧。”

        朱曉東牽著蘇蘇來到沙發坐下,郭母韋雯已經坐到了主沙發的位置,而她身邊的女子不客氣的一同移過去,蘇蘇則挨著郭銘言并清楚感覺到郭母身邊女子打量在自己身上的視線。

        有些奇怪,蘇蘇之前可沒見過這個女人,而且她看向郭銘言的眼神也不太對勁,那眼神似曾相識,讓蘇蘇無端的想起白瑾,只是,那女人看郭銘言的眼神可比白瑾有侵略性多了。

        不會吧!

        蘇蘇心中哀嚎,她身邊的男人要不要這么搶手啊,在加上對方坐在郭母邊上的架勢,蘇蘇分分鐘腦補出一出豪門恩怨情仇。

        對方那身材那氣勢,妥妥的豪門白富美,蘇蘇一想到這整個人都不好了,對面那是豪門白富美,那自己豈不是就是搶人家未婚夫的貧民小百花?還是帶球跑類型的,蘇蘇表示這個人設一想到就心塞啊有木有。

        蘇蘇在這大開腦洞,那邊郭銘言已經和自己老媽對上了視線。

        韋雯認真看著自己已經獨當一面的高大兒子,坐在蘇蘇身邊的他就如同一面盾牌,將心愛的女孩細心護在身后,韋雯也年輕過,她能看的出來自己兒子和那個叫蘇蘇的女孩之間的感情和默契。

        只是韋雯心中輕嘆一聲,只覺得對不起兒子,只是,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也只能委屈自己兒子一段時間了。

        “銘言,你擅自出去的事媽不想再說什么,既然人找到,孩子都生了,媽也不說什么,妥善安置也就是了。”

        郭母語氣平靜中帶著一絲慈愛,幾個月沒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之前更是用年計算的思念,韋雯視線幾乎在兒子身上移不開。

        與郭母的激動相比,郭銘言就顯得冷靜很多,他脊背筆直的坐在韋雯對面,在母親說完話之后他才堅定的道“媽,我要和蘇蘇舉辦婚禮。”

        “胡鬧。”韋雯皺著眉訓斥,不過很快緩和下來,她看向身邊,坐在郭母身邊的女子一直表現得很安靜,不管是之前郭銘言進門,還是后面的談話,她都安靜坐在韋雯身邊,在韋雯心情起伏激動時還不忘幫她拍輕拍后背緩解。

        郭母看著女孩的眼底深處有一絲無奈,不過面上卻沒表露出來,她笑著對身邊道“璐璐,今天的事阿姨會給你一個交代的,你可以不要影響了晚上的事。”

        “阿姨,您說什么呢,銘言他作為郭家三代第一人,身邊有幾個女人是很正常的,我能理解呢,只是阿姨,您說過不會讓孩子出生的,這個”

        女人視線看向蘇蘇,準確的說是看向已經重新回到蘇蘇懷里的襁褓上,小郭曦好無所覺的睡的香甜,小手還一抓一抓的也不知道在夢些什么。

        韋雯嘆息一聲“璐璐,孩子都已經生了,到底是郭家血脈,這是銘言他對不住你,我會讓銘言加倍對你好的,你就原諒她吧,算阿姨求你。”

        “阿姨您別這么說,我也是喜歡孩子的,既然是銘言的孩子我會將他當親生孩子看待。”

        蘇蘇越聽越不對勁兒,這女人話里話外意思有些不對勁兒啊,而且郭母的態度也很詭異,她轉頭看向郭銘言,郭大少眉峰緊蹙,抓著蘇蘇的手也越發用力起來。

        蘇蘇沒說話,她雖然心中涌動許多心緒,但這時候的她還是不要說話的好,因為看郭銘言的模樣明顯是忍不住了。

        “媽,我是不會娶莊敏璐的。”

        女子不說話了,韋雯一瞪自己兒子“說什么呢,你們的婚事早就已經定下了,你爺爺和你爸也是贊成的,再說璐璐等了你這兒久,人家之前還對你妹妹那么好,你”

        “媽,我還是喜歡蘇蘇姐姐。”

        說話的是從剛剛開始就如同小透明一樣的郭茗歆,她坐在一角的單人沙發上,邊上則安靜放著她的輪椅,之前郭老爺子和郭父離開時都沒有帶走她,或者說是郭茗歆自己要求留在這里的,到了這個時候她終于忍不住開口了。

        韋雯聽到女兒開口眼里閃過疼惜,對這個女兒她這個當母親的除了疼愛就只有愧疚。

        郭茗歆的病是從娘胎里帶來的,算是遺傳基因的問題,而作為將基因傳給女兒的母親,韋雯自覺壓力和責任都非常大。

        對女兒韋雯從來都是柔聲細語,這一次也不例外,她站起身走到女兒身邊,蹲下身柔聲道“歆歆,這件事就讓媽媽來做主好嗎?”

        郭茗歆對母親一向很柔順,因為她知道因為自己的病母親韋雯這些年承受了多大壓力,和平年代就帶著她幾乎跑遍全球,災變時代的到來并沒有讓韋雯恐懼,反而因為異能的出現讓這個母親看到了新的希望。

        顧不上危險,甚至失蹤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安全歸來,郭茗歆對母親非常感激,可望著母親身邊和她一起回來的這個叫莊敏璐的女人郭茗歆眼神復雜,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

        只是,之前的她還能因為某些原因欺騙著自己,但在看到蘇蘇的那一刻,看到蘇蘇看向自己的眼力帶著溫暖的笑,郭茗歆知道了自己的選擇,比起那個女人,她更相信的是蘇蘇。

        “媽,我還是喜歡蘇蘇姐姐。”

        這一次郭茗歆說起來要比第一次堅定許多,韋雯感覺到身后站著的莊敏璐身體微僵,趕緊摸了摸郭茗歆的頭“乖,不要任性哦。”

        蘇蘇

        她總覺得眼前一幕怪怪的,說不生氣是假的,畢竟眼前這一幕可是完全將她當一個外人,就算說是要和自己說什么,但具體也是兩母子在較勁。

        那個叫莊敏璐的偶爾看向自己的眼神讓蘇蘇很不喜歡,那始終勝利者還帶著點審視和高高在上的蔑視眼神,對方根本沒把蘇蘇當對手,這才是讓蘇蘇最郁悶的。

        抱著自己娃,蘇蘇覺得自己應該說點什么,可是郭銘言死死抓著她的手,這讓蘇蘇又有些疑慮。

        畢竟身份在這,如果她開口說話了那勢必會和郭母對上,到時候難做的還是郭銘言吧。

        最終蘇蘇在心里嘆息一聲,都到這個時候了蘇蘇只能選擇相信郭銘言,相信郭銘言會給自己一個最好的交代,否則蘇蘇還真的會爆起,畢竟,都被人騎在脖子上了,蘇蘇再忍那可就真成受氣小白花了。

        按耐住靜觀其變,蘇蘇總覺得這里還有隱情,這也是她現在還能忍住的最直接原因。

        韋雯勸了郭茗歆幾句,但少女很堅持,對母親的勸解只是一個勁兒搖頭,對這一幕郭母很無奈,也很心疼,郭銘言始終板著臉緊緊抓著蘇蘇的手讓她感覺到溫暖,至于莊敏璐那邊就很可憐了。

        臉色很黑,莊敏璐幾乎要保持不住臉上和煦的笑容。

        。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