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慕林

    第三百八十章 明了

        老宅?謝家的老宅?

        蕭瑞眨了眨眼,笑得更深了些“謝姑娘,我沒有聽錯吧?你這意思是……讓我們進駐你們謝家的老宅?如此,等流民劫匪上門的時候,便可以開門迎敵,而你謝家上下,卻可以躲在后頭享清閑,萬無一失了?”

        謝慕林攤手哂道“這世上哪兒有什么萬無一失的事?我們家多是婦孺,聽說有兇人要上門來搶劫,自然是害怕的,明知道有強手在側,為什么不倚靠呢?難不成還指望我們家那十來個男女仆婦,拿著菜刀、柴刀,跟對方硬碰硬嗎?”

        再說了,謝家灣周邊區域里,上哪兒找比謝家老宅更好的落腳地去?謝慕林不知道為什么金山衛的人會在此處,但肯定是奉了上命前來,要對那所謂的流民下手了。這種行動當然不能讓流民的探子發覺,他們必得找個地方隱蔽起來,但又需要時時留意對方的動向,準備隨時采取行動。謝家老宅正好位于一個不錯的位置,如果流民劫匪們是以前灣村的荒野作為臨時根據地,那無論他們是進還是出,都要經過謝家灣。金山衛的官兵在此以逸待勞,很有希望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謝慕林雖然沒學過什么軍事理論,但自問還不算蠢人,這點道理還是能看得出來的。不過,如果蕭瑞他們覺得謝家老宅不夠方便,寧可跑到周圍那些破舊的謝家族人舊居去,謝慕林也不會攔著,口頭上會以主人身份給個許可的。

        蕭瑞聽明白了,又笑了一笑“我會回報上官,今晚說不定還真要打攪了。不過謝姑娘放心,我們金山衛軍紀嚴明,不會驚擾主人家的。”

        謝慕林扯了扯嘴角“好說。身為百姓,家里世代書香,又出了官員,自當為朝廷分憂。我也會約束家人,不讓他們輕舉妄動,干擾了你們的行動。如果需要提供熱食熱水,床鋪火盆什么的,蕭二公子也盡可開口。”

        蕭瑞便知道,這是主人家在警告外客,行事不要失了分寸。謝家有高官,有名望,可不是什么鄉下土財主,由得衛所的人亂來的。他也不在意,早在剛認識這位謝二姑娘的時候,他就知道她不是個溫柔纖弱的小女子,不聲不響的,隨時都有可能會咬人一口呢。曹家算計謝家人時,就萬萬沒有料到,會叫這小姑娘察覺了秘密,及時傳給謝璞知道,破壞了曹家的全盤打算。如今連平南伯都死透了,他蕭瑞又怎會犯蠢,輕視這位謝二姑娘呢?

        蕭瑞頓時笑得如同一朵花一般,襯著他那張俊臉,一時還真是魅力四射“多謝姑娘美意了!金山衛感激不盡!一會兒自會有人去與貴家管事商量,今晚就多有打攪了。”

        謝慕林多瞥了他幾眼,不過因為見過的各類型美男太多,所以還沒犯花癡“只是今晚吧?你們今晚就要采取行動了?是打算在流民出動時下手呢,還是等他們回來再下手?不過我猜,你們此行必定是奉了上命的,如果在早就知道會發生什么事的前提下,還要等到敵人殺了人劫了船,逃離現場后,再去追捕,就算能把人一網打盡,只怕也會招來非議吧?在現場抓個現行,不是更好嗎?當然了,如果你們上官不打算給平望鎮臉面,那就當我沒說。”

        蕭瑞臉上的笑容頓了一頓,摸了摸鼻子“那是當然了,抓現行,阻止賊人鑄下大錯,方能顯得我金山衛的能耐。我們人都在這兒了,還能容他們殺人放火,傳出去,豈不是比平望鎮的千戶所還要丟人?我們可不是黃千戶那等花架子,是真正的彪悍雄兵!”

        謝慕林忍不住冷哼了一聲“既然是真正的彪悍雄兵,就不要跑來嚇唬小姑娘了。什么官糧船隊有流民的同伙,會連我們一并搶了,反正到時候通通滅口,不會有人知道我們是在哪里遇劫的……其實真正在湖陰縣城方向河道上設下埋伏的,應該是你們才對吧?只要你們截下了糧船,自己喬裝改扮了,代替糧船前行,等流民撞上來時,就跟肥羊自動送上門沒有兩樣了。否則,從湖陰縣城到平望鎮,那么長的河道,你們能有多少兵,能無聲無息地跑過來,還能在短時間內找出流民要動手的地點,正好把人抓個正著?你們又不是神仙!”

        蕭瑞頓時又笑了,小聲問“方才嚇著姑娘了?”

        謝慕林翻了個白眼,拍拍胸口“嚇死我了呢!”

        她當時是真的嚇了一跳,后來慢慢才發覺到不對勁。如果林家真打算要殺謝家的人,好激出宋氏亡父的人脈,在朝中攻擊曹家,那就必須把整個局給做仔細了,不能叫本地人謝氏一族看出破綻來。

        那伙子“流民”要襲擊官家糧船,以此將平望鎮的黃千戶拉下馬,就必須在平望鎮范圍內做案。而謝慕林與謝老太太坐船往謝家角方向過去,若中途被官家糧船上的“流民”同伙給劫了,就不是在平望鎮地盤上了。

        如果不想讓人懷疑官家糧船有問題,而是想要讓人相信她們是被“流民”所劫,要么就是“流民”在回程路上經過謝家灣時下手,要么就是把尸體送到平望鎮境內,讓人以為她們是在那里遇難的。

        這就出現了一個矛盾謝慕林與謝老太太不可能在這時候去平望鎮,沒有在平望鎮境內遇劫的可能。

        如果不是“流民”在回程時劫了謝家老宅,順便殺了當時在老宅里的謝家祖孫,就是祖孫二人不是被“流民”所殺,整件事是別人故意做出來的假象。

        林家那邊的主事人沒那么傻,整個計劃聽上去太不靠譜了,謝慕林決定撤離,也是半個時辰前的事,那些人不可能早有準備。官家的糧船,根本就沒打算在前往平望鎮“遇劫”之前,攔住什么人。林家是希望劫案的消息能盡快傳開去,好對曹家造成不利影響的,那所謂封鎖河道,與他家的目的自相矛盾。所以官家糧船要對謝家祖孫下手一事,根本就是蕭瑞胡編的!

        河道上確實船只很少,如果不是事實如此,那封鎖河道的更有可能是蕭瑞一方的官兵!不讓謝慕林一行前往謝家角,八成是這個時候,那段河道上正發生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事件呢,比如金山衛正對運送官糧的船隊下手,好李代桃僵什么的……

        謝慕林也懶得去理會金山衛的人想干什么了,反正他們的人入駐老宅,怎么也能護得宅里這二三十平民的安危。就讓他們打生打死去吧,最好把林家的人抓個現行,不但讓那些心黑手辣、無緣無故拉無辜民眾下水的壞蛋得到一個狠狠的教訓,也能讓曹家那些尸位素餐的無能官員丟盡臉面!

        謝慕林可不相信,這太子與二皇子背后的勢力在明爭暗斗,蕭瑞背后的三皇子一方,就真的沒在里頭摻一腳?!

        。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