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穿越斗破之咸魚人生

    一百五十九章 短暫的寧靜。

    “天使··什么意思?”

    音醬有了一個猜測,但不確定。

    “字面意思,如果對方單純的只是獲取了天使傳承的話,在下依然得遵從規則不能出手。”

    “但若是對方是一個真正的天使的話,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正色說罷,劍心忽的又是笑著摸了摸音醬的腦袋。

    “所以,你要加油啊,在下可愛的傳人。”

    “…”

    音醬從芬里爾那里得知過一些猜測的情報,這機緣巧合之下,致使她領悟了劍心的言下之意。

    “我盡力吧。”

    ···

    清晨,天邊紅霞尚未升起,音醬就悠悠的轉醒了過來,注意到自己是跟劍心互相靠著的,就輕輕的放了一塊冰塊代替自己,反正她的體溫就比冰塊高不了多少。

    夏天的行走空調,冬天的移·動冰窖。

    起身伸了個懶腰,天際終于升起了點點紅暈,有點像是夕陽,再過會就會變成魚肚白了吧。

    往那堆已經只剩點點火光的篝火里丟了一些干柴,利用昨晚并沒有被拆掉的烤架架了一口鍋,準備弄個清淡點的瘦肉粥當早餐。

    雖然她不喜歡喝粥,但她可以光吃肉,反正旁邊還有個可以光喝粥的人在。

    什么?其實劍心也喜歡吃肉的?那不成,今天的早餐他必須得喜歡光喝粥。

    不知是不是起的太早,只是稍微活動了一下音醬就覺得腰酸背痛的,沒辦法只得用一縷斗氣游遍全身經脈來讓自己恢復活力。

    不論形勢多么的緊張,只要不是兵臨城下了,音醬到了夜晚終歸還是會選擇睡覺休息的,不過卻因為需要做出“警戒”,會讓她早些起來而已。

    “噫,在下還在想你怎么突然又變涼了呢。”

    劍心忽然醒了過來,渾身一個激靈,想來是被凍的。

    “當冷氣變成了冰窖之后,著實有點讓人睡不著。”

    令人煩惱的事件總是發生在夏季,如果不是因為音醬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涼涼的氣息讓人很舒服的話,他可能還是會睡不著。

    劍心已經忘了上一次陷入熟睡是什么時候了。

    一臉嫌棄的推開了冰塊,冰塊在倒地的瞬間化作了虛無,劍心探出頭好奇的道:“早餐吃什么?”

    “我吃肉,你喝粥。”

    音醬甚至還理直氣壯的點了點頭。

    “為什么?”

    劍心楞了下,怎么還有這種區別對待的?

    “不為什么,只是因為我喜歡吃肉。”

    “那你煮粥做什么?”

    “因為我不想讓你也吃肉。”

    “…”

    劍心驟然無語,音醬這話說的實在太有道理了,他無言以對。

    “拿著。”

    “哦。”

    接過碗的瞬間,劍心就有些哭笑不得,他真沒想到音醬居然就給了他一碗米粥,里面連點肉沫都沒有的。

    算了,好歹有股肉味,將就著吧。

    正當劍心這么想的時候,音醬又舀了滿滿一勺的肉,準備放在自己碗里的時候遲疑了一下倒在了劍心的碗中。

    “其實想想,太多了我也吃不完。”

    “你果然還是心疼師傅的。”

    劍心頓時熱淚盈眶。

    不過他就只是在陪著音醬“過家家”而已,以他的性格,哪怕再如何的“平易近人”,也不會做出這種沒有絲毫風范的事情。

    “說起來,你很喜歡現在的生活方式嗎?”

    吹了吹散發著熱氣的粥,突然停頓了一下,沒頭沒尾的冒出了一句話。

    “因為我以前,很憧憬這樣的生活了。”

    平凡的日常,配上幾個沙雕朋友,那真是人間一大美事,不過這種話她是不會對劍心之外的人說的。

    語言,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說話的方式不同,也會導致表達出來的意思與想表達的意思大相徑庭。

    “是嗎。”

    劍心忽的抬起了頭,看了一眼已經顯得湛藍的天空,道:“真羨慕啊。”

    “我也很羨慕。”

    音醬眼簾微垂,莫名其妙的一句回答,頓時就讓這個話題生出了幾許哲學的意味。

    “說起來,你早餐的分量夠嗎?”

    劍心笑了笑,然后又是很突兀的問道。

    “兩個人的話··你說什么?”

    音醬歪著腦袋打量著鍋里面的肉粥,卻又猛然驚覺。

    磅礴的靈魂之力驟的蔓延而出,而后感覺到了三道都是有些熟悉的氣息。

    “夠的吧。”

    笑了笑,音醬很是感激對方能夠答應她的請求。

    不消片刻,李雪戀三人組屹立高空俯視著下方的音醬二人。

    “好歹也是老朋友了··不怕下毒的話,下來坐坐吃點早餐?”

    “好久不見了,主人。”

    率先開口的是休(現在開始音醬視角也會以休稱呼,而不是芬里爾),語氣滿含惆悵。

    “也不久吧,幾年的光陰對我們來說,不過是瞬間的事情罷了。”

    休開口的瞬間,音醬就知道了他想要表達的意思,還是那句話,她雖然笨,但卻不蠢,自然不可能透露出前幾日見過面的情報。

    “也是。”

    休笑了笑,似是輕松了很多,隨后看了李雪戀一眼,后者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之后,三人組便是齊齊落在了音醬對面。

    劍心很識趣的換了一個位置,算是在音醬與三人組的中間,表示自己只是個過客,兩不相幫。

    “說起來真是意外啊。”

    音醬瞅了三人組中的金發少女一眼,雖說有著休的情報,她知道這位少女就是當初那只小小的金毛狐貍,但她還是很意外的道:“才幾年不見··你們居然就有這么大一個孩子。”

    李雪戀還是沒有說話,但卻紅透了耳根。

    空空也沒有說法,只是看了休一眼,顯然在這個時候她打算以休為主心骨。

    “怎么可能呢··主人說笑了。”

    休苦笑搖頭,道:“其實她就是空空了。”

    “…真的?”

    音醬舀著肉粥的動作僵了一下,一副“你不是在騙我吧?”的表情。

    “真的。”

    休點了點頭,表示他沒有騙人。

    “那就更意外了。”

    音醬恢復了動作,分別給三人遞了一碗肉粥,道:“當年那個比我還小只的家伙才過去沒幾年就比我大只了··”

    “不說那么多了。”

    李雪戀接過肉粥的瞬間也是愣了一下,隨后道:“白色帝王,你可知你之罪孽?”

    盡管音醬覺得對方端著碗說這話的樣子有點滑稽,但還是點了點頭,道:“我做的事情,我心里有數,但請不要叫我白色帝王。”

    “我不喜歡那個名字。”

    說罷,她看了李雪戀一眼,她無法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丁點的殺意。

    這就很是奇怪。

    “做事情總要有個名分的,為了代表我是正義,那你肯定要有個聽上去就是惡的名稱。”

    李雪戀出奇的沒有遮掩,很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等人需要占據大義。

    “我知道了,但以后的事情可以隨便,現在還是不要叫我白色帝王了吧。”

    音醬頗有些無奈。

    “…知道了。”

    李雪戀沉默了一下,點了點頭,安逸的享受起了這頓早餐。

    享受著這短暫的寧靜。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