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史上第一無道昏君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大明好女婿

        “哦,嘉定伯也打算入股?”朱大昏君眼睛一瞇,又瞥了一眼正在如釋重負的孝子們,扭頭對著周奎道

        “知道怎么做嗎?”

        “臣知道,知道,嘿嘿……”

        “那就好!”

        周奎大喜,搓著雙手,諂媚嘻嘻的,再看看朱慈烺,眼神中閃過一絲釋然,清秀的臉龐上泛著與生俱來的皇家氣質,顯然在幾個弟弟中威望頗高……

        一點不像歷史上那個老實孩子……

        大概是朱大昏君帶來的效應吧……

        不過即便如此,這幾個主要的皇子之間還是分為了好幾撥,他們各自都代表著背后的勢力,朱慈烺不必說,他是太子黨,只需要平衡幾派勢力(也就是弟弟們)即可。

        而朱慈煊代表的是以鄭家為首的海商勢力,朱慈烜則代表的是以上海商市為首的諸商市勢力,

        朱慈照、朱慈煥、朱慈燦、朱慈炯哥幾個則代表的是大明舊貴族勢力……

        哥幾個雖然表面上相愛相親,一團和氣,但在私底下可沒少掰手腕呢……而這種競爭,則給“平民出身”的朱慈烺以可趁之機……

        因此,他將來的太子之位,基本算是穩穩當當的了……

        而身為帝王的朱大昏君,自然也樂得孝子們相互斗爭了,否則他這個皇帝屁股可就如坐針氈了!

        這就是帝王權術!

        “走吧,咱們今天就不會溫泉宮了,就在老山離宮過夜吧。”他先是給孝子們擺了擺手,然后將又沖著正在喜滋滋的周奎道

        “嘉定伯,既然你要做,那朕就再幫你一把,你去把在京的貴族、四品以上文官都叫來,朕今晚就幫你開個晚宴……”

        周奎嘴巴都笑不合攏了,到底是自家女婿啊,連忙諂媚道

        “是,陛下,臣這就去……”

        他說著就扭著屁股,一顛一顛的退了下去,只是朱大昏君看著這背影卻深邃了起來,他當然不僅僅是為了岳父半個廣告晚宴,而是借此機會向他的臣子們展示……

        只要你們跟著朕混,就有肉吃……

        大家一起賺青史留名,一起發財,一起玩樂享受……

        順便就是想借此給他的朝廷官員們、貴族們做個榜樣,有事沒事的時候,就要懂得享受生活,這樣才能更好的為大明帝國主義添磚加瓦。

        而不是動不動喊喊口號,只會做表面工作,私底下卻偷偷摸摸地窮奢極欲,跟個做賊似的。

        實際上,他一直給他的臣民們灌輸這樣的一種理念——什么事情,大家盡可能的放在臺面上,而不是放在陰暗的角落里……

        所以如今的大明朝的臣子們,都是大大滴忠良啊,原因就在于此!

        就在周奎消失在慈父孝子們眼前的時候,幾個身著黑色板甲、挎著繡春刀的騎士牽著英格蘭純血馬走到了他們面前。

        朱大昏君對著孝子們一揮手,然后詭異一笑,便翻身上了馬背,可憐朱慈烺哥幾個,還要在騎士們的幫助下,才能騎上這該死的、高大的戰馬。

        不過如今大明的皇子們騎馬的水平可不低,只是純血馬的肩高實在是太高了,足足五尺三寸,差不多就是一米六多的樣子。

        而朱慈烺哥幾個只有六歲而已,身高雖然隨朱大昏君,也快到一米一了,但是根本夠不著馬背。

        更談不上自己上馬了!

        “小兔崽子們,今日為父就給你們看看什么叫騎射,哈哈…”他說著就從一名騎士手中拿過了一張三石大弓,在孝子們崇拜的眼光中,催促著戰馬掉頭向著身后的馬場奔馳而去……

        “哇,父皇還會十連射……”

        “咿呀,你們看,父皇都中了十環……”

        “好厲害啊!”

        “父皇威武!”

        幾個孝子也跟上了上去,還沒有緩過神來,就看到自己的老爹已經開弓射箭了,而且還來了個十連射……

        其實歷史上的崇禎,騎射的本事也不差,更能拉開三石的強弓;而這個時空的朱大昏君平時也沒有崇禎那樣日理萬機,于是空閑了許多時間用來鍛煉身體……

        當然了,騎射在如今熱兵器橫行的大明,根本不足為道,但是這并不妨礙朱大昏君的愛好,同時推動整個大明貴族的育馬事業。

        “為父的騎射本事退步了啊……”朱大昏君一邊騎著馬向孝子們走來,一邊自嘲的說道“以后大明就是你們這些年輕人的天下了……”

        朱慈烺哥幾個哪里敢搭話,于是微微一頷首,便調轉馬頭跟上了他們的慈父,向著老山離宮的方向馳騁而去。

        ……

        啪!

        “啊……”

        “小兔崽子,你還敢騙為父?”

        “阿爹,兒子沒有騙您啊……嗚嗚……”

        “你!你!你!”

        啪啪…

        湯山泉國公府邸,如畫一般美的莊園內,正上演著一樣極為不和諧的畫面,身為大明泉國公的鄭芝龍正把他的如意兒子、大明天子的干兒子、大明澎湖子爵——鄭森掉在一棵樹上吊打呢。

        就在鄭芝龍恨鐵不成鋼還想再抽幾鞭子的時候,他的弟弟鄭芝虎匆匆趕來了,下了一匹阿拉伯馬就朝著他大聲道

        “哎呀,大哥怎么打孩子呢……

        快快住手!”

        “你別管!”鄭芝龍瞪了弟弟一眼,剛想揚起馬鞭再抽鄭森的時候,卻被鄭芝虎給攔下了……

        “哥,剛剛陛下讓嘉定伯傳話,讓咱們去老山陛見,弟弟我剛剛跟嘉定伯的家丁碰到了……”他說著就瞅了一眼吊在樹上的親侄兒,只見他臉上還有幾處傷痕……

        果然鄭芝龍一聽天子召見,立馬就沒有了脾氣,只是沒好氣的對著身邊的一個福建老管家道

        “老胡,把這兔崽子給我放下來,帶他沐浴更衣……”

        沒多久,他看著兒子被管家帶走后,便對著弟弟道

        “你是不知道啊,這小子到現在居然還不會騎射,他就不知道陛下最好騎射,最好勇武嗎?

        還騙老子說他已經會了,要不是今日為兄在戶部閑著沒事早回家……真不知道這小子騙我到幾時了……”

        “哥!”鄭芝虎踱了跺腳,看著傷痕累累的親侄兒道

        “你兒子,也就是我侄兒現在是陛下的干兒子呢,你怎么還動不動就吊起來打他呢,要是陛下知道,看怎么怪罪你呢……

        再說了,陛下的圣意是想讓森兒去海軍,而且親自給他辦了轉入金陵海軍中學,你這不是打陛下的臉嘛?

        再退一萬步講,森兒將來在海上哪里用得上騎射這種笨本事?”

        “哼!”鄭芝龍看了一眼自己這個傻瓜弟弟,先是恭恭敬敬朝著老山的位置拱了拱手,轉身對著弟弟道

        “你呀,你以為為兄不知道?可是你知道我鄭氏一門如何才到了今日的地步?還不是靠迎合陛下的喜好和咱家的那點財力……

        還有為兄的理財本事?”

        “哈哈……”鄭芝虎卻大笑了起來,隨即湊到哥哥的耳邊道

        “哥,那是陛下英明睿智,做個咱們那些貴族看的,以此讓他們知道天子如今喜好舞槍弄棒,他們才會去變著法的去養育良馬,順便從貴族子弟中挖幾個可造之才罷了!”

        “咱家不是大明貴族?”鄭芝龍瞪了弟弟一眼,差點揚起馬鞭抽他了,因為老鄭最是怕別人說他暴發戶,哪怕是表露一下那個意思,也會讓老鄭很不爽……

        “是是是……”鄭芝虎嘿嘿一笑,搓著雙手道

        “咱鄭家一門一公三子呢,如今的大明朝,連陛下最寵信的牛效冠家族也沒有呢……”

        “哈哈哈……”老鄭終于還是被弟弟逗樂了,笑罵道

        “你這臭小子……不過你說的也是,如今大明朝還有誰家能與我鄭氏一門爭鋒?”

        。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