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山海畫妖師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帝氏世瓏

        “那個,”秦軒問:“我說錯什么了嗎?”

        “沒有,你有這樣的擔心,也屬正常,可我不叫古爾丹。”

        阿摩羅耶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另外,希望你以后少打游戲,多讀點書。”

        “你連暴雪游戲都知道?”

        秦軒無視了阿摩羅耶的建議:“你也玩這個游戲?”

        “不玩。”

        阿摩羅耶搖搖頭:“但我知道,一切。”

        “真的假的?”

        秦軒并沒有懷疑,但還是忍不住問道:“那你能告訴我前世叫什么嗎,就是那個,我的第一世的名字。”

        “。。。。。。”

        阿摩羅耶搖了搖頭,好似連她這般心境,都被秦軒給堵到了:“你第一世的名字,不能隨口掛在嘴邊,它很尊貴。”

        “尊貴到,你都說不出口?”

        秦軒又拋出了一個問題,可惜,他沒能如愿懟到阿摩羅耶,反而被對方懟了一臉:“我可以說,只是如今的你,聽不到這尊貴的名字。”

        好吧,秦軒認輸了,他似乎完全說不贏眼前的女子:“你跟我是什么關系,為什么我會覺得你,覺得你很親切。”

        “你說,兔姐和風姐是你的晚輩,那反過來說,你就是她們的長輩了。”

        秦軒問:“你也是我的長輩,我的第一世的長輩?”

        “嗯。”

        這一次,阿摩羅耶沒有再隱瞞,而是說道:“我與你,同根同源,我們是一家人。”

        一家人?

        秦軒有過猜測,但怎么也沒猜到對方跟第一世的關系,會是這樣的。

        “你不必擔心我會害你,因為我與你的關系,比你想象中的,要親密的多。”

        也正是因此,秦軒才會在第一眼看到阿摩羅耶的時候,就感到親切,因為他們是同族,甚至是有著血緣關系的家人。

        可不等秦軒開口詢問,阿摩羅耶的下一句話,卻讓秦軒有些傻眼了:“而你,是如今活著的,最后的血脈了。”

        “最后的血脈?”

        不對啊,秦軒詫異的說道:“那你呢,我是最后的血脈,那你是什么?”

        “我,早已歸去,在這的,是只有你才能感受到的背影。”

        阿摩羅耶說完,緩緩抬起手,也是此時,秦軒腳下的巨大羅盤開始旋轉.

        秦軒抬起頭,只見原本漆黑的世界突然變得明亮,而一幅幅宛若上古神話般的壁畫,展現在他的眼前。

        “古老時代,有一種偉岸,叫做帝氏。”

        隨著阿摩羅耶的訴說,壁畫緩緩展開,它無比的朦朧,讓人看不真切,卻又的的確確的存在。

        “帝氏?”

        秦軒只覺得這個詞非常的熟悉,好像在哪里聽到過,然而怎么想都想不起來:“那是什么?”

        “偉岸。”

        阿摩羅耶:“除了這個詞,找不出其他更好的形容,去描繪它的強大。”

        “那,它跟我有什么關系?”

        “那是我們的起源,”阿摩羅耶:“你,還有我,乃至一切,皆初始于帝氏。”

        秦軒不是很理解阿摩羅耶這話的意思,于是問道:“相當于我的祖先?”

        “差不多,但并不只是如此。”

        阿摩羅耶又抬起手,與此同時,在帝氏壁畫旁邊,又出現了另外一幅神秘的畫卷,那是另一個看不清身影的存在:“然而,帝氏的強大并非唯一,有另外一股力量能夠與其抗衡。”

        “我將其稱之為,世瓏。”

        “世瓏?”

        “不錯,”阿摩羅耶:“如果說,帝氏是偉岸的極致,那世瓏,便是最尊貴。”

        “尊貴?”

        “是的,沒有比世瓏更尊貴的東西,而尊貴,也是世瓏唯一展現給世人的那一面。”

        “帝氏與世瓏,曾經對立,但最終,二者卻選擇了結合。”

        “結合?”

        當秦軒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只見壁畫上的兩個身影化作了無數的金色光輝,二者融合,出現了第三個身影,可或許是秦軒的境界不夠,實在是看不清這人的模樣。

        “當帝氏的力量與世瓏的力量合二為一,最初的帝氏世瓏,由此誕生。”

        “而她,便是我等的先祖。”

        秦軒有些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壁畫,雖然人影模糊,可秦軒還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到阿摩羅耶所說的‘偉岸’和‘尊貴’。

        不是感覺,而是潛意識里覺得,她,就是尊貴和偉岸本身,讓人無法抗拒,甚至理所應當。

        這種感覺很怪,可秦軒卻找不出違和的地方:“那她在哪,她還活著嗎?”

        秦軒想到了兔姐,可按照阿摩羅耶所說,兔姐不可能是帝氏世瓏,因為阿摩羅耶說兔姐是她的晚輩,而帝氏世瓏卻是阿摩羅耶的先祖。

        這二者關系,秦軒還是能夠判斷出來的。

        “帝氏與世瓏早已安息,”阿摩羅耶:“她,也是如此。”

        隨著阿摩羅耶的聲音落下,這個世界,以及那原本明亮的壁畫緩緩歸于黑暗,最后,只剩下了五個閃爍的亮點。

        那,正是原本屬于帝氏世瓏的一只手的五指所在的地方。

        “然而,帝氏世瓏雖已歸去,可她的力量,卻依舊留存。”

        “力量?”

        秦軒看著那五個明亮如星辰般的光點,漸漸的,它們越來越近,也越來越清晰。

        “。”

        第一個光點落下,那是一塊璀璨的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寶玉,但還沒完,隨著阿摩羅耶的聲音,另外四個光點也展露面貌:“梵、、荒、。”

        “遺石!!!”

        “嗯。”

        阿摩羅耶說:“遺石原本是帝氏世瓏五指最前端的一節指骨所化,蘊含著帝氏世瓏的強大威能。”

        秦軒知道遺石傳說,更曉得那原本是兔姐的東西,就隱秘這一點,秦軒知道的信息要比這個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要多,而現在,秦軒覺得,自己可能是知道的太多了。

        “并非任何人,都能掌握遺石的力量,大部分覬覦者,他們的方式,太過簡陋,而其所挖掘出的遺石之力,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那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秦軒雖然聽了阿摩羅耶講述的故事,知道了帝氏、世瓏、帝氏世瓏和遺石之間的關系,但阿摩羅耶到底想讓他做什么呢?


    本站域名變為  www.zsigse.live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3d效果图价格